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房产 > 二手房产|正文

男子自称知名律师能从看守所“捞”人 欺骗二五万

百度新闻 2019-06-06 20:37:23

11月12日中午12点多,两名四五十岁的男子急匆匆地跑到了城西派出所,两人一个姓刘,一个姓季,都是衢州人。

就在几分钟前,他们刚把25万元钱汇给一个姓张的“律师”,而汇完钱后,“律师”的电话就打不通了。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刘先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骗子骗了。

他自称是杭州知名律师

如今的电话诈骗,花样层出不穷。他们不急着问你要钱,而是想着法子跟你联络感情,还让你存下他们的手机号码,

当你真以为他是自己的朋友时,就真的入了圈套。

仔细回想起来,这个骗局始于20天前。

最早接到“律师”电话的,是刘先生。

10月26日下午2点左右,刘先生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一接起来,对方就开始套近乎:“刘总还记得我吗?我是你朋友,上次我们见过的。”

刘先生是做茶叶生意的,接触的人很多,虽然记不清他是谁,但碍于情面,还是假装记得了。

这个电话里,男子无非就是聊聊家常,问问刘先生的近况,倒也没说其他的。

挂掉电话后,刘先生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过了几天,他又接到了这个电话。

这次,刘先生忍不住问他到底是谁。男子自我介绍,他是杭州的知名律师,业界很有名气的,以后刘先生要是遇到什么法律上的问题,可以找他打官司。

一听说对方是知名律师,刘先生马上就问他:“要是我朋友被关在看守所,你能帮我保出来吗?”

这个问题得到了“张律师”很爽快地回答:能,只要有钱。

朋友电话占线 他汇出了25万

刘先生跟“张律师”谈好了价格:花上25万元“打点”,就能把刘先生朋友的妻子从金华市看守所保出来。

11月12日早上10点左右,刘先生带着朋友老季一起从衢州赶到金华市看守所,准备办理取保候审。

按照事先约定,刘先生在门口给“张律师”打了个电话。

“张律师”告诉刘先生一个电话号码,说是看守所“刘警官”的,只要跟“刘警官”联系,就能把人带出来。

刘先生联系了“刘警官”,刘警官态度很严肃,不过听口气,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他毫不避讳,让刘先生去银行汇钱,让老季在门口等人,还很“贴心”地说:这边人出来了,你再把钱打过来也不迟。

老季开车把刘先生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农业银行,接着自己就回到了看守所门口,给“刘警官”打电话。

这回,刘警官让老季不要挂电话,听着电话等消息。

老季乖乖地举着电话站在门口,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而另一边,“刘警官”又给刘先生打了电话,通知其汇款。

怕刘先生起疑心,他还特地解释:老季在办手续,不方便接电话。

刘先生给老季打了电话,果然一直占线。

刘先生没多想,就把25万元汇到了“刘警官”指定的账户。

“律师”和“民警”电话都关了机

中午12点左右,一直等在看守所门口的老季,觉得事情有蹊跷,就急忙给刘先生打电话。

两人一通话,才知上当了。“张律师”和“刘警官”的电话,也都关了机。

无奈,两人只能到婺城区城西派出所报警。民警说,类似的骗局并不是第一次见,受害者都急着“保”人,轻易相信所谓的“关系户”。

“其实这种事情,问问办案民警就清楚了,案件进展到什么阶段,什么情况才能办理取保候审。”民警说,办理取保后生并不是民警说了算的,而是由案件决定的。

相关新闻

“局领导”的小舅子是他的朋友

跟刘先生差不多,义乌人丽君(化名)也被一个自称认识“公安局领导小舅子”的人给骗了。

盛某是义乌义亭镇人,今年49岁。

去年8月4日,盛某的朋友,因为赌博被公安局抓了。盛某谎称自己认识义乌市公安局某领导的小舅子,并答应了朋友妻子丽君,帮忙打点一下,把朋友保出来。

等到丽君拿着5万元的打点费过来,盛某伙同另一名男子“阿东”,演了出“小舅子”开后门的骗局。盛某拿到钱后,立刻将其中的4万元借给了另外一个朋友。等了七八天,事情还没进展,丽君就去质问盛某。盛某谎称,公安局的那个领导在外地,还要再等几天。

时间越拖越久,丽君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立即报了警。

11月13日,经义乌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盛某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通讯员 盛耀 本报记者 贝远景

通讯员 陈扬 施文辉 程夏丹 记者 朱丽珍

www.honker.net
责任编辑:马婷婷
相关新闻

贵港资讯网平台使用情况意见反馈 热线电话:0535-6690002 责任编辑:马婷婷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http://www.acfic-cco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贵港资讯网

贵港资讯网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